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  催眠文(催眠奴隶)

催眠文(催眠奴隶)

  第一章

  早上十点,阳光明媚,可是卧室里的棉被下,仍然传出一阵呼噜声。突然,

尖利的电话铃响了起来。棉被蠕动了一下,卷紧了一些。铃声停了,可是没等棉

被里的人松过一口气,又急促的响起来。棉被里传出幽怨的歎气声,一只雪白的

手臂伸了出来,探索着,把电话拉回被子里:「喂,找哪位,啊……」

  「小倩都几点了,你还不起。」电话里传出一个女人无奈的喝斥声。

  「姐,才,才几点啊?」棉被里的人带着睡意回答。

  「几点?十点了,太阳都老高了。你还不起来。」

  「是吗?反正这一週我休假。没关係的。你有事吗?没事我挂了。」

  「停,停,真拿你没办法。」电话里的口气软下来,「告诉你,我要去美国

办一个案子,大约一週后才能回来。事情太急,我就不回去拿东西了。你要…」

  「知道啦,照顾好自己,晚上少出去,下班早回家,不要走太偏僻的小巷。

姐,我已经22岁了,知道怎么照顾自己,你就放心的去吧。嗯,好,拜拜。」

电话被从棉被里丢了出来,扔在床边的地上,床上的人翻了个身,再次沈沈的睡

去。

  夕阳照入了窗子,床上的棉被蠕动了几下,鬆开了。李倩从被里爬了出来,

回音。「啊,对了,她去美国了。」李倩这才从睡梦里清醒过来。现在只好自己

找东西吃了。李倩从床上爬下来,向厨房走去。

  李倩今年已经22岁了,在电视台工作也已经一年多了,至今还没有什么大

的报道给她。去年的张晶事件虽然没能给她带来太大的问题,但台里的一些老人

已经对她产生的排斥感。李倩自己也很清楚,她已经交上了辞呈,过了这个假期

之后,就要离开那里了。为了能更好的作下一个工作,现在她正躲在家里偷懒,

把一切都交给当警察的姐姐李情去作。

  「吃饭,吃饭。」李倩嘴里哼着,拉开冰箱,「牛奶,前天的。三明治,昨

天就过期了。这点沙拉也吃不饱啊。真是的,姐姐知道要出差也不先把东西準备

好。」她取出一瓶可乐,用力关上冰箱门,靠在冰箱上,边喝边想,总要出去採

购一下,只要能买够这一週来的东西就成了。

  想着,李倩套上一件宽大的T恤,穿上紧身的牛仔裤,走了出去,但她没想

到,这竟然是她最后一次走出自己的家门。

  「老闆,这些东西多少钱?」李倩把一大堆东西放到柜台上,等着超市的老

板结帐,自己则四处张望着,突然她发现对面的胡同口站着一个人,正在向她招

手。谁啊,李倩仔细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姐姐,她不是说去美国吗?怎么会在

这里?

  对面的李情作了个手势,意思说自己在胡同里等她,转身进了胡同。「对不

起,老闆,先放在你这一下,我过会再来。」李倩说着,向外跑去。

  「哎,你等等,等,唉,现在的小姑娘,真是的。」老闆叫了几声,可是李

倩完全没听到,只好把东西放在脚边。

  李倩追进胡同里,在阴暗的胡同深处,姐姐李情正站在那里等她。「姐,你

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说要去美国出差吗?」

  「嘘,小点声。告诉你,我正在準备进行一个秘密的任务。告诉你去美国是

个幌子。家里的电话已经被窃听了。」李情压低了声音说。

  「真的?」李倩吃惊的问,「那现在我们怎么办?」

  「你知道康乐精神病院吗?」

  「康乐,康乐,啊,不就是张晶被关进去的那间吗?张姐已经被关进去半年

多了,不知道她现在病好了没有。」李倩说。

  「病?哼,她根本就没病。我掌握的最新资料说,那里有问题。但它有一个

很深,很大的后台,根本不许警察去调查。所以我也没办法。」李情无奈的说。

  「那,那怎么办?」李倩问。

  「这样,你以给张晶探病为由,进去看一下,最好能找出一些证据来,这样

我就能向上申请搜查令了。」李情盯着妹妹说。

  「让我去,可是姐姐,你不是一直不让我参与你的事吗?」李倩奇怪的问。

  「对,但这次不同。再说我们的小倩儿已经长大了,该看看你的本事了。」

李情说着,用力搂住妹妹,「小心一点,带上这个跟蹤器,一有事我就会去救你

的。」

  「姐,你……」终于被姐姐认可了,李倩兴奋得脸色通红。自从父母在一次

车祸中去世后,姐妹俩相依为命,李情从不让妹妹过多的参与自己的事。今天终

于得到了姐姐的认可,李倩非常高兴。

  「姐你放心,我一定小心。」李倩接过跟蹤器,放到衣袋里里。然后又抱了

一下姐姐,转身出了胡同,回到超市里,付帐后,又向胡同里望了一眼,隐约见

李情向自己挥了挥手,就抱着买好的东西回家了。

  「老虎,小鹿已上钩了。」李情拨通了一个电话,「估计她明天就到。」李

情挂上手机,脸上现出一丝奇异的微笑,她伸手在耳边摸索着,然后用力一揪,

一张精美的橡胶面具被摘了下来,露出一张清丽的脸。她从喉头撕下变声片,咳

了两声,恢复了自己清脆的声音:「真是一个好骗的孩子,你太天真了。那么就

让你永远天真下去吧。」她转身消失在胡同深处的阴影中。

  第二天,李倩换了一身轻便合体的衣服,坐车来到了康乐精神病院。这是一

间开在远郊山里的高大建筑,宽敞的前门十分的气派。李倩站在门口看了一会,

这里没有什么人进出,前院静悄悄的,可能是一间特殊的医院的缘故,给人一种

阴森森的感觉。李倩定了定神,大步走了进去。

  「您要会见哪一位?」前台小姐客气的问。

  「张晶,就是前一阵很有名的那个。」李倩回答。

  「哟,知道,请问小姐怎么称呼?」

  「李倩。」

  「哟,您好。请您随我来。」说着,前台小姐把李倩带到了第一诊室,「胡

大夫,这位小姐要探望张晶,那是您的病人,请您带她去吧。」

  「好的,请您和我来。」胡大夫是高个子的英俊男人,宽宽的肩膀,四方的

国字脸上两道浓黑的眉毛,一副金丝眼镜给他刚硬的脸带来一丝文化的柔气。

  李倩跟在胡大夫身后向后院走去。他好眼熟啊,但我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他

呢?李倩想着,不知不觉间已经走过了宽敞的中院,来到了病房。

  这里和一般的精神病院是一样的,铁栏杆把病房和外界分隔开来,寂静的楼

道反射着惨白色的光,虽然外面还是阳光灿烂,但高大的拱形窗上挂着厚重的窗

帘,楼道里阴森森的,泛着寒气,彷彿是另一个世界。走进这里,李倩不禁打了

个寒颤,她摸了摸藏在衣袋里的跟蹤器,跟着胡医生走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