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生贽女子大生暴虐的肉玩具(下)

生贽女子大生暴虐的肉玩具(04)

  **********************************

  第四章汙虐的公开耻刑

  时间是晚上七点。

  由美香站在河堤公园的大门口,似乎在等人。

  原来是兰子又再度寄出电子邮件,要她这个时候在这个地点等她。

  (奇怪……怎么还不来呢?)

  由美香不断看着手錶。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由美香等得已经快要发疯了!

  「啊……!等很久了吗?」

  兰子从容地朝着由美香走过来。

  由美香几乎已快疯狂,因为兰子整整迟到了两个小时。

  独自一人在寒风中等了这么久,况且天色又已经黑了。

  由美香虽然气愤得不得了,但却又不敢对她发作。

  「我们走吧……」

  兰子说着从手提袋里拿出狗链来。

  跟着套在由美香的脖子,然后示意要她跪趴在地上。

  「里面没穿胸罩和内裤吧……」

  兰子说着在由美香的胸部上摸了一把。

  「很好!内裤呢?」

  说着又把手伸进她的迷你短裙里。

  当摸到无毛的阴部时,兰子满意地笑了一笑。

  「好了……走吧……」

  兰子跟着牵动由美香往前走。

  由美香的脖子一受到拉扯,立刻本能地向前爬动。

  只要稍微慢了一点,脖子马上就会传出刺骨的疼痛。

  虽然已是晚上了,但仍旧有不少人来到公园这儿散步。

  比起市中心的夜晚,这儿举家大小一起出来散步的人还挺不少的。

  慢慢的,週遭所有人的目光开始集中在由美杳的身上。

  「妈……那个人怎么会这样啊?」

  由于是全家一起出来,因此老老少少都有。

  「不要看!那个人是神经病……」

  那位妈妈说着急忙掩住孩子的眼睛。

  「真可惜……长得还挺秀气的,居然会这样子……」

  老人们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奇怪啊!怎么会喜欢这种变态的东西呢?」

  「难道说她真的以为自已是母狗吗?」

  「当母狗有什么好的?真想不透……这样能得到快感吗?」

  「还有那个牵着她的女生,长得也挺漂亮的……居然……」

  「是啊……!想不到长得这么美却……」

  「要是谁家娶到这种媳妇,真是了然喔……」

  所有人无不对着她们指指点点。

  由美香耳中听着所有人的谈论,不由得羞得满面通红。

  但就在此时,一种恐怖的慾望自下腹升了上来。

  (啊……怎么会在这个时候……)

  由美香边爬动边感到不安。

  原来刚才因为站着等了太久,再加上不敢随便走开的缘故,根本就都没有去上厕所。

  此时开始在地上爬动的时候,尿意居然越升越高。

  随着时间越拉越长,膀胱所累积的尿液也越来越多。

  由美香感觉非常难受,因为实在已经快要爆发出来了。

  「主……主人……」

  由美香在后头呼唤着兰子。

  「干嘛?」

  兰子连头都不回,就这么冷冷地问道。

  「我……我想尿尿……」

  由美香说完后,一张粉脸涨得通红。

  「妳现在母狗,爱怎么尿,就怎么尿吧……」

  兰子给了个最无情的答案。

  「啊……不行……让我去厕所……」

  由美香哀求着。

  同时强烈的尿意越积越多,根本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然而兰子却依旧牵着她,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求求您……让我去厕所……」

  由美香苦苦恳求着。

  因为尿液得不到纾解的缘故,由美香漂亮的脸孔痛苦得扭曲着。

  在羞耻心的作用下,由美香说什么也不愿意在大庭广众之下当场排出尿液来。

  然而兰子却不理会,硬是牵着她不让她去厕所。

  而且还不时往前拉动,逼得由美香的膀胱因震动而更别想要排尿。

  「主……主人……求求您……」

  由美香不肯放过最后一线希望。

  「我没说不让妳尿啊?!可是母狗不就是擡起脚来,在路边直接尿尿的吗?这点还要我教妳啊?」

  兰子煞有其事地说着。

  在她眼里,由美香似乎真的已经变成了一只母狗。

  「不……别这样……求求您……」

  由美香猛烈摇着头。

  「快点!我给妳一分钟的时间,一分钟过后,我们就要继续往前走了喔……」

  兰子无情地下了最后通牒。

  「这……不……」

  由美香焦急得几乎要哭出来了!

  眼见膀胱里的尿液越来越多,几乎已经要到了崩洩的程度了。

  此时兰子停在路边,开始看着手錶计算起时间。

  由美香知道机会一过,就再也不能停下来了!

  从膀胱那儿传来的强烈压迫感,使得她再也不能去思考。

  于是她深吸一口气,跟着放弃似地把右腿擡到栏杆上面。

  「呜……」

  由美香的眼角迸出泪水来,同时因羞耻而不住啜泣着。

  霎时,一道黄色的尿液从她的阴部那儿激射出来。直落到地面上。

  「啊!那个人在干什么?」

  围观的人群中发出了惊叫声。

  「她……她居然在尿尿耶……!」

  「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天哪!她的阴部都露出来了……」

  「真奇怪……明明长得那么美……却做出这种事……」

  「她该不会以为自己真的是母狗吧……」

  「那两个人是不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啊?」

  「据说现在流行这种怪东西耶……」

  「她们是不是在拍戏啊……?」

  所有人不停对由美香指指点点着。

  受到週遭人异样的眼光,由美香羞得几乎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然而短时间内尿液还没排完,也只有继续维持这个姿势。

  过了一会,水声渐渐变小,显示尿液已经排光了。

  「呜呜……」

  由美香受不了这种折磨,不住哭泣着。

  「哎呀……!妳怎么把路上弄得髒髒的呢?」

  兰子此时佯装出讶异的表情。

  「这样不行的!我们家的狗最有家教了……!绝对不可以在路上随地大小便的喔……」

  兰子顿了一顿,跟着继续说道:「来……!把这些尿舔乾净!」

  说着她伸出脚来,踩在由美香的头上猛往下压。

  「快点!把尿给我舔乾净!」

  兰子无情地命令着她。

  当鼻子近距离贴在地面上时,由美香清楚闻到尿液浓烈的腥味。

  那种阿摩尼亚的臭味,几乎令人想要作呕。

  由美香从未受过这样的屈辱,不由得痛哭起来。

  「快!妳要不要我把妳自慰的样子公布在网路上啊?」

  兰子威胁着她。

  一听兰子这么说道,由美香内心登时产生放弃的想法。

  (都已经在大庭广众之下尿尿了……还差这么一点吗……?)

  这么想了以后,由美香认命地伸出了舌头。

  「唔……」

  浓烈的鹹味伴随着腥味从舌尖上传进喉咙里。

  由美香虽然感到噁心不已,但还是得继续舔着地面上的尿液。

  「啊呀……她……」

  围观的人群又发出了惊讶的叫声。

  由于实在太噁心了,因此有不少人都别过头去,不敢继续看这种淫秽到极点的画面。

  「她……她是不是有神经病啊?」

  「居然在路上舔着自己刚尿出来的尿……」

  「太不可思议了……这么美的女孩子……」

  「我看她将来一定嫁不出去了……」

  「是啊!谁娶到她真是谁倒楣啊!」

  「这么美的外表下居然会有这种怪癖……可惜啊可惜……」

  「所以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嘛……」

  「是啊……外在只是一时的……」

  就在众人的指责中,由美香哭着把地上的尿液不断舔进肚子里。

  「好了……!差不多了吧……」

  兰子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继续走吧……」

  兰子说着再度拉动由美香往前爬行。

  接下来的路途,更是吸引了无数人的眼光。

  想当然,众人的指责和怒骂绝对是不可少的。

  不过由美香在长时间受到众人的议论纷纷,内心居然逐渐产生了麻痺的感觉。

  (反正都这样了……也不差那么一点……)

  由美香不断这样催眠自己。

  最后,兰子来到了一家酒吧。

  「进去吧……」

  兰子说着把由美香牵了进去。

  里头瀰漫着浓浓的烟味,还有震耳欲聋的快歌。

  所有人都在跳着舞,但一看到由美香在地上爬的样子,无不露出惊讶的表情。

  兰子受到所有人的注目,脸上不由得露出满意的笑容。

  跟着她把由美香拉到了柜檯,然后对里头的服务生说:「给我来几瓶可乐!」

  「好……好的……」

  服务生已经看傻了眼,听兰子这么说才匆匆回过神来。

  「那个女的怎么会这样呢?」

  「长得挺美的耶……」

  「真可惜……」

  所有人眼神全都集中在由美香和兰子的身上。

  对他们而言,一位女孩子居然趴在酒吧的地板上,这实在是太出乎人意料之外了。

  虽然身上穿有汗衫和短裙,但从她下垂的领口外看去,可以明显看到里头两粒粉红色的乳头。

  同时裙子也几乎跑到了腰上,露出里头无毛的淫秽溪谷。

  最可怕的是,她一直把双手撑在地面上,一点也没有想要逃避众人眼光的举动。

  而两条修长的美腿弯曲呈九十度,手和膝盖同时着地。

  一头乌黑的长髮则垂落到地板上,白皙的肌肤里隐约透出粉嫩的光泽。

  虽然头髮遮住了她的脸,因此并不能清楚看见她脸上的表情。

  不过从她泛红的身子和不断轻微颤动的屁股来看,可以判断出她其实相当紧张。

  而在她身后,则站着一位美丽的少女,看情形似乎就是「人犬」的的主人——兰子。

  当服务生递上几瓶可乐后,兰子漂亮的脸旁立刻浮现出兴奋的神色。

  只见她把这几瓶可乐放在自己的脚边,跟着蹲了下来。

  在她的身边,则有一个手提袋,里头似乎装了一些东西。

  「嘿嘿……很期待吧……」

  阑子说着从袋子里取出一样物品来。

  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支特大号的注射器。

  「啊……!想不到她居然带有这种东西……」

  围观的人群中发出惊讶的叫声。

  的确,若不是亲眼看见,谁会相信这么美的少女居然带有这种淫秽的用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