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为妈妈而充血的肉枪- 男人天堂网AV在线视频


好爽。两个肉体完全接触在一起,纠缠。留下的汗水似乎变成了润滑剂,身体不停的抖动,颤抖,痉挛。充血的银枪插入充满臊气的穴,疯也似的进出,随着这进出白色的浆似液体流出,粘在银枪上成为一幅绝美的战斗图。身体下面的肉体的呻吟声更加剧了兴奋的程度,所有心中隐藏的野性全部激发,歇斯底里的抽插,迴荡整个房间的吟叫声!下体的快感渐渐佔据整个头脑,合体的两具肉体完全合一,脑袋里已经是完全空白,只有兽行的爆发的原始行为在本能的重複,充血的银枪瞬间更加巨大,通往仙府的液体从银枪内的通道里一蹿而出,热腾腾的喷到骚穴的花心,两人同时剧烈痉挛,所有的快感积聚到头顶,啊——————,美死了,爽死了,满足的吟叫得迴荡。 “妈妈,我爽死了……”

光伟是个好孩子,从小就是学校的好学生,家里的乖乖仔。成绩好,脑袋聪明,几乎所有认识他的人都对他充满了期待。随着渐渐的成长,所有期待的目光似乎成了一种负担,正因为这些目光,光伟不能和其他的孩子一样的顽皮,不能恶作剧,不能偷懒……。所有的这一切致使他苦闷无比。妈妈是个很要强的人,总是希望光伟能出人头地,将所有希望都寄託在他身上。所以为了让儿子能够安心的学习,妈妈不惜一切。如其所愿,儿子是很棒的,让她可以在任何地方高昂着头。妈妈是19年前和爸爸结婚的,那时妈妈是20岁。 20岁的妈妈是个很有特点的女人,是个美人,但不应该光用漂亮来形容,但是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出现就肯定会集聚大部分男士的眼光,看到她似乎就像立刻得到她。爸爸成功了。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老实的爸爸竟得到了她。也许是爸爸***很厉害把,光伟曾极偶然进听到过隔壁房间传来的扰人心魂的长时间的吟叫声,那时声音里似乎充满了无限的满足,无比的欢悦。那时光伟17岁。

光伟19岁了,上了本地的一所有名的大学。妈妈十分以他为傲,似乎在家里妈妈的眼中只有他,而老实的爸爸是除了晚上一起睡觉外,没有任何身份的。上大学后光伟很想留校,但是,妈妈死活不同意,因为只有每天看到光伟她才能安心,她不允许任何人打扰光伟。光伟必须要读博士,妈妈这样告诉光伟。自然结交朋友是很浪费时间的,完全不允许,女性的更是1万分的不可能。光伟爱自己的妈妈,而且他从小就是个好孩子,到现在他也很听话。他不和其他人来往。但是他越来越觉得每当一个人独处,特别是自己躺在床上是,似乎没心空虚的像有一个无底的深,有种莫名的似乎不属于自得的思想会佔据他,让他立刻就想拥抱一个温软个肉体,接着该怎么做他并不很清楚,但是这种感受强烈的几乎无法自治。

大一暑假的一天晚上,闷热,骚动的感受着在折磨着躺在床上的他。 “怦怦”两声敲门声后妈妈走了进来。妈妈刚冲晚凉,乌黑的头髮湿踏踏的垂在肩头,真丝的睡衣宽鬆的套在匀身体上,裸露在外面的手臂像玉似的洁白。妈妈的手里端着一杯冲好的果真,一倚身坐到床边,把果真递上前,“热吧?喝点果真。”微笑着的脸依然美丽,然而更增添了无数婚后女人的无比诱人的魅力。光伟习惯于这一切,闻到妈妈身上传来的微香味,光伟总是感到十分安稳。光伟据身坐起,就在这时电灯突然熄灭,瞬间又亮起,可是就在这段时间的黑暗中光伟的一打翻了果真,全撒到了光着的小腹的裤衩上。妈妈立刻拿来毛巾,给光伟擦拭,“真不小心,刚泡好的。”妈妈的身体倚在光伟的身上,柔软的手轻轻的抓着光伟的胳膊,头髮垂到光伟的胸上。光伟突然感到刚才的骚动的感觉完全复活,心中万只蚂蚁在爬似的痒,妈妈的手擦到光伟的下身,突然手一顿,惊诧的看了光伟一眼。两目相撞,只有不到一秒的时间,可竟似交流了千言万语。光伟被一种莫名的力量驱使,一下子拥住了妈妈。妈妈顺势头一倚,这似乎是个很习惯的动作,但这个动作只持续了不到一秒的时间,妈妈抬起头,轻轻拍拍光伟的被,“傻孩子,还没长打?” 。说完起身不自然的一笑,关门离开。可是光伟却感受到了妈妈的那些细小的反应,心中惊涛拍岸,呼吸竟变得浑浊。一动身子才发现下身竟使树着的。

躺在床上的光伟明白的每天折磨他的骚动的原因,回想妈妈的一举一动,竟然发现平日里看惯的妈妈是那么地吸引着他。邀请的妈妈很注意保养,年近四十依然有着十分匀称的身体,洁白富有弹性的肌肤,充满着美丽的笑容,乌黑的长发,洁白的牙齿,诱人的体香。光伟的脑里浮想联翩,出现的全是妈妈,不知不觉中妈妈似乎已成了光伟生命中唯一,也是最重要的女人。光伟蓦然醒悟,每天折磨自己的完全是自己的兽行,而今天让这寿星完全爆发的自己的亲生妈妈.“不,不应该是这样的,我是要女人,不是妈妈,哈哈,世界上有很多女人,啊,美女我要你,谔谔,为什么?别的女人是那么的陌生,完全进入不了我的思想,她们和男人,和桌子,檯灯一样根本就是完全客观的存在,妈妈,你,只有你,我要你,……”

所有的思想全围绕妈妈。不管怎样妈妈的影子不停出现,强迫自己去想女人,漂亮的女人可是,完全没有任何吸引力。光伟乎的坐起来。在房间了踱步子,不知为何所驱使静悄悄的来到了妈妈的卧室前,似乎从里面常来很重的呼吸声,光伟心紧紧收缩,轻声将耳朵贴到门上,“啊啊啊,啊,再往里一点,是啊,啊—,就是这里,快……快啊,啊……,我要,使劲,使劲,”这正是妈妈的声音啊,可是现在是那么的充满快乐,几近于淫蕩,光伟的鸡巴噌的竖直起来,“啊——,啊啊……,好老公,你好厉害,啊啊,再快点儿,人家都要死了,啊—— ,我被你*的上天了,使劲*我,我要啊,啊……你的大鸡巴真是太棒了,把人家的骚比全撑满了,啊啊……,不要不管我,只管*,啊啊,爽……,啊啊,我要出了,快啊快啊块啊,使劲,啊————————,”。听到这里,光伟头脑也变得一片空白,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快感充斥了整个身体,一股白浆喷到内裤上……这种感觉从未感觉到的,是最爱的妈妈带给了伟这种无比的欢愉,“我们好久没有这么疯狂的作了,你今天晚上真疯狂阿。”这时爸爸的声音。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特别想要,刚才爽死了,好久好久没有这样过了”,妈妈回答说。
光伟棠在床上回味着刚才的无尽的快感,脑子里出现的全是妈妈。我是个不孝之子吗?我应该怎么办?为什么妈妈会给我带来这么大快感。而且,妈妈为什么今天要这么疯狂,难道这和我有关係吗?应该是的,刚才她无意中触到了我竖起的鸡巴了,是不是和我一样妈妈也在不知不觉中把我当成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
第二天,在给光伟洗内裤时妈妈发现有一块很大的硬,那是什么?看不出来,下意识的放到鼻子下一闻,啊,妈妈的脸竟然闪过一丝红。

因为没有朋友,光伟是不大出门的,而妈妈也因为非典没能去上班,早上送走了在电信局工作的爸爸后,家里就只有妈妈和儿子两人。自从那天晚上以后光伟似乎变了很多,喜欢一直呆在妈妈身边,有时甚至呆呆的看着妈妈发呆。妈妈却像没事一样。但是光伟总觉得妈妈对她微笑的眼眸里有很多的东西。

大约一个星期以后的一天妈妈出去买菜去了,光伟切西瓜是不小心割破了手指,创可贴应该在妈妈卧室的橱子里,想着,光伟便去打开了橱子,突然在厨子底下看到了一叠内衣,是妈妈的胸罩和内裤!光伟一愣,心里又是紧紧的收缩,啊,这就是包住妈妈那两个洁白柔软而且挺立的东西啊,光伟下意识的抓到手里,放到鼻子下面嗅,啊,妈妈的乳房是那么的柔软,洁白,把她捧在手里用手指轻轻的抚摸乳头,红豆似的醉人的乳头,光伟的鸡巴有战斗似的站了起来。贴近妈妈下体的内裤,它是那么的幸福,每天都可以任意抚摸妈妈下体的黑森林,可以随时闻到妈妈的骚穴的味道,是不是还可以吃到那个骚穴里流出的淫液呢?光伟忍不住用内裤包住了大鸡巴,用它来回的蹭,啊,好舒服,就是这样用我的大鸡巴来蹭妈妈的骚穴,啊……一股白浆冲出,快感让光伟不禁叫出声来。

传来的开门声音让光伟一阵慌乱,急忙已经射在妈妈内裤手忙脚乱的放回原处,提上裤子,妈妈走进来,“你在找什么?”“俄,我,我手,啊,创可贴……”,“啊,手破了!创可贴在这里,妈妈从抽屉里迅速找出,给我消毒并包扎。光伟的头和妈妈的头几乎贴在一起,妈妈的体香是那么熟悉,现在却变得那么诱人,妈妈鞠着身子的认真的消毒,光伟从上衣的开口处看到了若隐若现的洁白的乳房,两个大小合适的乳房挤在一起形成的乳沟,随着妈妈的一举一动一跳一跳,不争气的鸡巴有战斗似的站了起来。妈妈的手臂碰到了它,因为竖得很高,而且很硬,妈妈的手一顿,眼角瞟了一眼光伟,有没事儿似的继续。包扎得这一过程虽不长,对光伟来说却似乎享受了一个世纪。

妈妈站起身“出了一身汗,我去沖个凉。”转身进了洗澡间。光伟却完全没有回过神,完全进入会想和遐想中。我真的要妈妈,我不能控制自己的感受,我很喜欢妈妈,我要!浴室的水声嚓然止住。妈妈围着浴巾走出来,随后进入自己的卧室,光伟蓦然惊醒,妈妈的内裤里面还满是他的精液!可是,妈妈已在房间里,没办法拿出来,要使妈妈看见怎么办?忐忑不安之极。可是这是房间里的妈妈已经开始换内裤了。正是那条沾满了儿子精液内裤!像往常一样妈妈站在地上,弯腰,双手稍微撑开内裤,一只脚,两只脚,慢慢提起来,这已经是熟门熟路的事,根本不用多考虑,也不用用眼睛去看,所以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些乳白的精液。啊!内裤完全卡到下身时突然觉得有点湿湿的,是什么?用手一摸,粘糊糊的,还有点温热,乳白色?放到鼻子下一闻,啊!一周前给儿子洗内裤时闻到过的!联想到刚才进门时儿子慌乱的表情,妈妈想到了。儿子的精液已经和贴紧她穴的内裤一起完全亲吻了它的穴,而且那些湿湿的东西已经全沾到了洁白的大屁股和紫红的肉穴,黑森林更是完全黏糊糊的一片。

光伟在门边早已呆立多时.然而正执拾间,妈妈就隐隐觉得气氛的不妥,一瞥之下,忙将手里的物事别到腰后,神色忸怩地轻嗔道:“光伟没礼貌,来了也不先敲个门……”
妈妈俏立一旁,手指在腰后缠弄着不及藏去的内裤,被儿子看得一颗心怦怦乱跳,遂加重语气以图镇静自己:“光伟——说你呢,在那里看什么嘛?”

妈妈手向后侧身挡住了儿子目光,脸红得有点不像样了,自然不能让他看见:“就你算死草,外面听到了还真以为妈有那么个好儿子呢,谁曾想却是个人小……人小……”溺爱地在他臀部上反拍一掌。
“哼……难怪你爸老说将来你肯定是那种’被你计算过的地方草都没得生’的角儿。”

“谁曾想却是个人小……人小……咦?”光伟正吊着喉咙学母亲的蚊吶声儿,又发现了她手中的异样。 “捏着什么哪?我看看……”

妈妈惊叫一声,右手紧握成团,左手摊掌反身捂儿子的眼睛,笑道:“不
许看的,不许看……”

妈妈整个儿跳起来,把已经摆好窥视架势的儿子掀翻一旁,笑道:“想得
你美了,这里可是女人包得最严实的地方,还能说打真空就打真空了? ”

“那更要看看了,没能让妳选中的就这么撩人,能裹着妳身子的就更……”
光伟站在母亲身后,由她腋下绕手过去,试探性地按在圆滚滚的乳房上。
“哦,这乳罩没今天的这么硬了——我说呢,刚才打闹时这里像水袋似的晃来晃
去的,敢情这里面没海棉罩杯。啧啧,要是没戴得晃成什么样? ”

妈妈笑着捏一下儿子的手,没有阻止他的意思,儿子对她的内衣裤感兴
趣的程度超出了她的意料,也令她对自己作出的选择感到满意。看着自己的乳
房在他手中变换的形状,她想起前夫的“三妇”论:“要想做一个男人梦寐以求的
女人的话,她应该在客厅是贵妇,在厨房是主妇,在卧室是蕩妇。 ”

妈妈想做儿子梦寐以求的女人,而这里是卧室。

即使她想不“蕩妇”也由不得她了,腿根上的液体为证。

妈妈让儿子看得浑身发烫,垂眼所及,似乎半掩的胸脯上光润白腻的肌
肤也渗出一片娇红来,她目光追着正围她团团转的儿子,嗔道:“看够没?妈都
让你转晕了。 ”话音甫落,儿子已消失面前,背后……,她正待回头,一股粗气
袭向脸庞,下身隐约有东西顶在臀缝中。

“光伟,妈真的有点晕了,得……上床躺着……”妈妈俏脸蹭向儿子的额
头,那里的温度同样滚烫,老让他憋着对身体总没好处。

“妈妈,吊带和丝袜可以不脱么?我喜欢这…”光伟手忙脚乱地甩开衣
服,眼见母亲背了他除去乳罩内裤,忙将她扳落床上,鼻息重重地喘在她耳脖
间。

“好呀,光伟喜欢妈就留着……慢点,妈不是在这里么?”妈妈轻轻地握
住儿子在腿间乱捅乱跳的阳具,感觉比白天里好似又粗壮许多。 “以后想要怎样
用不着跟妈商量,说一声就好了,妈还有哪里不是光伟的? ”说着屈起双腿,
玉指轻点,将茎头按进门户之中,“来,动一动……嗳…”自己配合着往上一迎,
呻吟声尚在唇边,玉茎早已没根而入。

光伟只感到从下身传来的是母亲的柔软、温润和阵阵的鬆紧夹放,比
早间母亲手的抽动来得更妙,进出中带来的搅拌声混和母亲的呻吟后听起来亦
一如天籁,心口憋着的血气令他加重了抽插的力度。

妈妈享受着已失去了好多年的慾望回归,而且情慾比肉慾的收穫更多。儿
子的尺寸或许只能算得上比同龄人强些吧,反正比不上製造出他来的那一号。
但她不在乎,因为压在自己身上的,是她最心爱的、最牵挂的、也是最爱她最
牵挂她的男人。抛开自己的愉悦舒畅不说,只要能令他幸福快乐,就已是她的
快乐幸福了。一念至此,妈妈替儿子拭去额汗,柔声道:“别急,慢点……
动……嗯…,不想出那么快就…停一下,妈会陪你一晚上呢……”见儿子在上面只
晓闭着眼睛一味地猛杵,不觉好笑,暱声道:“光伟,光伟?你不说要看妈
的……这里么,怎么就闭了眼睛……看嘛…”

光伟看着因自己的撞击而造成母亲的乳房的上下涌动,想摸,苦于腾
不出手来。 “嗯……妈妈,妳……”

妈妈觉察到儿子的意向,笑道:“好,让妈妈在上面,你就可以空出手来
了。 ”说着搂住他轻轻地调了个个儿,骑在儿子身上。她原想跪坐着抽动,这样
动作幅度可以大些,双方也会有更多的愉悦,但想到儿子此时还未有很好的床
上技巧,便改主意俯下身子,用了和刚才儿子同样的姿势。如此一来,她那硕
大的乳房正好垂在儿子的嘴边,眼看着他张口含了乳头,一阵电流般的酥麻和
阴户传上来的感觉在心间绞在一起,令她长吸一口冷气,腔道不受控制地夹了
儿子好几下。

“哦…妈妈……能不能再夹我一下……好舒服的…”

“是吗……嗯……这样妈得变个姿势…才好出劲的……哎,不用你起来…”蓝
暖仪高兴找到了儿子喜欢的东西,重把身子跪坐起来,一心一意地在小腹使着
阴劲。

光伟头一侧,叹道:“妈妈……好妈妈……”突然又发现新大陆地叫起
来:“妈,妳看见没,身后的镜子里有妳耶!”

床尾一侧的试衣镜能将整张床都反射其中,这妈妈早知道了,当年与前
夫也曾尝试过对着镜子作爱,亦能令他大呼过瘾。她故意不随儿子回头看镜
子,却细声道:“那你告诉妈妈,都见到什么了?”

“有……有妈妈的很白的后背,嗯…妈妈妳光着身子配这髮髻真好看,还
有……妈妈,妳……妳的…屁股厥起来真大……”

“还……有么,再…找找……”妈妈的腔道收缩得更频密力度更大,所不同
的是,这并不是在她控制下发生的……

“对了,还有那吊带,它也在动呢……一伸一缩的……”

“奇怪…,这么快就……来了?比……比…光伟…还快?”或许应该拜儿子
在她耳边的描绘之故,这描绘亦生成一幅景像在她臆念间,又不似在此房中,
好像是在一个春天里,在一片绿茵中,在蓝天白云下,在儿子的裸体上……“光伟
……和妈妈一起…来呀……”妈妈呓语中加快了速度。

  “妈…坏了,我忍不住啦…”

“别忍…来…就在里面,你也动动呀……和妈妈……一起…光伟…”妈妈
强忍着因酥软而直想趴下的感觉,紧绷着的抽动摩擦使收缩频率密集得完全失
去控制。儿子回应她的,是阳具在阴户里的跳动,那股温热的液体似乎能贯通
腔道,直抵她喉咙深处,终于化成一道撩人心弦的呻吟破关而出……